【 赛高 影评 】《 数码暴龙 LAST EVOLUTION 绊》我们都不擅长告别

《 数码暴龙 LAST EVOLUTION 绊》我们都不擅长告别

捷克着名作家米兰·昆德拉曾经写过:「这是一个流行离别的世界,但我们都不擅长告别。」在《 数码暴龙 01》大结局那一集,巴鲁兽起初不敢跟美美道别:「因为离别是很痛苦的事,既然痛苦我就不要看到她。」最后,巴鲁兽一边跑,一边跟美美讲再见。突然,巴鲁兽跌倒,美美的帽子随风飘起,主题曲《Butter-fly》响起……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幕。

作为90后的我,曾经也是数码暴龙的超级粉丝,在第一辑动画2000年在TVB播映之前,我就已经拥有多部数码暴龙机。1997年,日本玩具公司Bandai推出数码暴龙机,类似是会对战打架的「他妈哥池」,透过饲养、训练、对战和合体,数码暴龙会进化成长,进化后不会退化,亦不用手摇。当时亚古兽和加布兽的画风还有点恐布,不是走动画版的可爱路线。在漫画杂誌《Co-co!》大力宣传之下,数码暴龙机开始在香港流行,偶尔会看到街上有孩子拿着机在街上对战和合体。数年后的2000年,当年还是小学生的我,每逢星期二、四放学后便成为「被选中的孩子」,在电视机里冒险。

最近,数码暴龙动画20周年纪念电影《 数码暴龙 LAST EVOLUTION绊》在香港上映,我怀着愧疚的心情入场,好像旧朋友聚旧的感觉,但我已经遗忘了他十几年。入场之际,更有点想哭,因为当年没有好好告别,我便移情别恋改为喜欢Pokemon。的而且确,数码暴龙动画只有头三辑好看,第四辑开始已经变质,甚至毁掉了数码暴龙的牌头。

今次《LAST EVOLUTION绊》的剧本写得非常好,除了唤起观众美好的童年回忆之外,还对「成长」有深刻的探讨。第一幕讲述已经长大成为大学生的第一代「被选中的孩子」指挥着数码暴龙拍档,在城市里对付鹦鹉兽,他们不再像童年时只是站在一边讲加油。

鹦鹉兽作为首只登场的数码暴龙,是精心设计的彩蛋,呼应第一部数码暴龙剧场版1999年《滚球兽的诞生》「光丘事件」中的那只鹦鹉兽。那是一切的开始,是八神太一与亚古兽的初次相遇。能够唤起回忆情怀的东西是最有价值的,至今我还清楚记得,当年我与妈妈在沙田新城市广场的戏院观看《滚球兽的诞生》,导演是往后渐渐成名的细田守。

《LAST EVOLUTION绊》头15分钟催泪万分,进化过程画面和流畅的大範围打斗场面,再加上两首经典歌曲《Brave Heart》和《Butter-fly》,已经值回票价。就算听不懂日文歌词意思,也会让你落泪,因为有种悲伤叫成长。音乐让你惊觉,原来自己已经老了20年,自己是童年时想成为的那个大人吗?你还记得自己的梦想吗?这20年间你过得快乐吗?为何人越长大,烦恼就越多呢?

小时候,我只爱看数码暴龙进化和打架的情节,但长大后才发现数码暴龙其实比Pokemon更有深度,经常探讨家庭和社会问题、个人成长与梦想。今次电影的主角是太一和大和,比起其他人,他们对自己的人生最感到迷惘,太一放学后去弹珠机店打工、到便利店买饭盒吃;身边的同学以为大和会加入自卫队,但大和希望继续读研究院,逃避到社会工作,两人都不想成为大人。

而奸角梅诺亚与「艾奥斯兽」告诉太一和大和一个悲惨的事实:「当被选中的孩子变成大人,其拍档数码精灵会消失。」迫太一和大和面对成长的抉择,原来成长意味着失去,有时候失去更来得突然。人必须要放弃旧的事物,留恋过去只会妨碍人生向前进。最后,战斗是宿命,太一和大和宁愿跟亚古兽和加布兽道别,也要拯救其他「被选中的小孩」,接受成长的痛苦,贯彻「努力走上属于自己的路」和「不被别人决定自己的未来」的核心思想。只要相信人生无限的可能性,太一和大和与亚古兽和加布兽总会重逢的。

最后补充一点,梅诺亚与「艾奥斯兽」蝴蝶的设定也是精心设计的彩蛋,向《Butter-fly》和已故歌手和田光司致敬。电影前段催泪,但结尾没有再播放经典主题曲或加插旧动画的片段,然后就向观众告别,煽情力度不足,实在有点可惜。

文:林兆彬

「90后区议员,喜欢电影和日剧。写文章,只为了写出更好的自己。」

0
分享到:

评论0

请先

没有账号? 忘记密码?